日本足球腾飞靠成人影视公司?老板收购卫星队 3人去五大联赛1人干趴拜仁

2021-09-06 20:45 来源:西北望看台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9月1日凌晨,英超球队阿森纳官宣日本国脚,现年22岁的富安健洋加盟球队,签约4年,转会费为2300万欧,至此超越了前辈香川真司加盟曼联的价格。

4年前还在日乙联赛打拼的福冈少年,如今摇身一变成为欧洲传统豪门复兴的重要版图。这里面既要看到个人的努力,又要结合日本足球的历史进程。其中,有一家俱乐部的作用功不可没。

这家名叫圣图尔登(STVV)的比甲俱乐部,是富安健洋留洋的第一站,也是远藤航的旅欧起点。目前,队内拥有铃木优磨和林大地等6名日本球员。

前段时间,西北望看台特约作者朱渊联系到了前圣图尔登的技术总监耶勒·范·坎普(最近入职沙特足协),试图以欧洲人的视角去看待日本球员的留洋趋势。

2020年集训大名单全部为留洋球员

先把时间拨回到去年的10月份,当时的日本队公布了海外热身赛的大名单,一共有25人,全都来自欧洲联赛。如今12强赛日本队的大名单,旅欧人员也有17人。真正意义上的全欧班征战世界杯,对于日本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目标。

尽管日本足球在海外的布局已经呈现星罗密布的态势,许多在这效力的日本球员也登上了五大联赛,但耶勒·范·坎普一直以来有个疑问:圣图尔登究竟什么时候能来一名中国球员?

耶勒·范·坎普(右一)

这位前圣图尔登(STVV)的技术总监表示:“过去四年,俱乐部先后培养过日本、韩国、越南球员,甚至连泰国球员都来试训过,唯独没有见过任何中国球员的影子。”

得到的答案是:中国球员的经纪人可能压根瞧不上圣图尔登。

“可是为什么?”耶勒有些惊讶,“据我了解,即便是中国目前最优秀的一批球员(不包括归化球员)也不具备在比利时第二级别联赛踢上主力的能力。”

显然他和大部分钻研技术的欧洲足球人一样,把中国足球想简单了。

采访他的过程很顺利,不仅因为他有许多关于培养亚洲球员的经验和故事愿意分享,更因为在他看来,这些分享对中国足球或许并非一无是处。

我试图告诉耶勒,这次采访的真正目的:在目前的中国,任何关于日本足球的正面报道,都会加剧中国球迷心中对足球发达国家的羡慕。

他表示理解,因为“足球世界的规律是相通的”——显然,他误解了我的意思。他表示:手下这些日本球员存在的问题,在中国球员身上同样存在。同样,一些日本球员身上的优点,中国球员身上其实也有。

圣图尔登的日本元素

圣图尔登于2017年被日本互联网巨头DMM收购。接手四年以来,没有撤资、没有转手、没有阴谋论——这一切,对看惯了大风大浪的中国球迷而言缺乏足够话题性。

因此在中文百科里,关于圣图尔登,亦或这座城市的另一种译名“圣特雷登”的介绍极为有限。关于这支足球俱乐部的新闻,不算很多。

但在一海之隔,却是另一番场景:关于圣图尔登及其球员的新闻,每周都能登上日本媒体体育版醒目位置。媒体将这支球队评价为“日本足球的海外基地”,一些球迷则已经开始将圣图尔登视为“第二母队”。

日媒关于铃木优磨与桥冈大树的报道

通过与范·坎普长达2个半小时的交谈,我想起了多年前在足球杂志上看到的一句结论:西学东渐百年,日本学会了主义,而中国则只学会了生意。

其实这句话存在一个逻辑矛盾,即将“主义”与“生意”对立起来。但事实上,这两者并不冲突——至少在圣图尔登身上没有。

如今看来,或许更有可能是我们把中国足球给想复杂了。

采访对象:前圣图尔登足球俱乐部技术总监:Jelle Van Camp

1. 圣图尔登足球俱乐部中有不少日本球员,能简单介绍一下队内这些日本球员的情况么?

目前俱乐部一线队共有7名亚洲球员,6名来自日本,1名来自韩国。6名日本球员:铃木优磨,林大地,原大智,伊藤达哉,松原后以及达尼尔·施密特,目前都在俱乐部效力。剩下一名韩国球员李昇祐,因球队战术要求与其个人技术特点存在一定分歧,此前被租借至葡超的波尔蒂芒人(现已归队)。

铃木优磨是上赛季队内头号得分手,打入17球,自然也是这7人中发展最顺利的亚洲球员(但夏窗因转会事宜跟俱乐部闹得不愉快)。

与之形成对比的,恰恰是加盟前名气最响的韩国边锋李昇祐。李的个人技术与爆发力都远超其他几名亚洲球员,他的主要问题是身材太过矮小,无论是比赛还是训练中都暴露出了身体对抗上的劣势。因此他与俱乐部的战术要求不太吻合——比利时联赛很注重身体对抗。

留队的这7名亚洲球员里,真正有稳定出场机会的只有3名,分别是:前锋铃木优磨、后卫松原后与门将达尼尔·施密特。

铃木优磨

2. 相比于队内的欧洲球员,日本球员的优缺点有哪些,这样的情况是否都普遍适用于亚洲球员?

日本球员的优势主要集中在技术层面,比如触球、停球以及射门。他们的劣势同样明显,比如阅读比赛的能力、决策以及站位。

如果将比赛分成动态和静态两个状态,日本球员强于静态,弱在动态。在我看来,这个现象普遍存在于亚洲球员身上,尤其是东亚球员。我猜这与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生活政治环境相关。

东亚国家普遍“重集体、轻个人”,社会有着很鲜明的等级制度。大部分人自小被约束在条条框框中,长此以往可能会造成他们普遍缺乏主观思考和创造力。我自己曾有在亚洲执教的经历,个人感觉亚洲球员比欧洲球员更听话。

3. 能具体就“听话”这点,展开谈谈吗?

“听话”这个词在足球场上有双重含义。

假设这样一个场景:中线位置出现了一个1/2球,亚洲球员可能会严格遵守教练指示,迅速退防到本方半场,哪怕他本有机会抢下这粒球,并迅速组织球队进行反击;而欧美球员则不同,意识到有一粒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1/2球机会时,他们会先抢,抢不下再退防。那这里的“听话”就存在负面含义。

关于“听话”,我有一个关于铃木优磨的故事:与其他传统印象中谦卑和善的日本球员不同,铃木优磨初来乍到,就充分展现出了性格中的棱角。

他自恃极高——这当然与他成名甚早且天赋过人(在日本)有关。刚开始几个月,即便训练结果没能达到教练预期,他也会主动上前质问主帅:究竟什么时候能让自己首发上场。

第一个赛季,铃木优磨发展受阻,而他则认为问题主要出在主教练身上,因为后者没有给予自己足够信任。

第二个赛季,球队换帅,一位年长的教练接手球队——就是那种找准机会就在训练场上对你骂骂咧咧的老派教练——反正如果我是他手下的球员,我压根不会听他的。

他看准了铃木优磨身上的天赋和性格中的傲慢,时时刻刻故意与他针锋相对。“铃木,这里!铃木,那里!连这都做不好,你这日本垃圾……”有趣的是,平时抱怨连天的铃木变得格外听话,也在教练手下逐渐成长为球队第一射手。铃木这样的情况发生在许多日本和亚洲球员身上,当遇到困难时,他们会需要一位强势的长者给予明确的指令及建议。

因此,日本球员的执行力完全不容置疑。这么说吧,如果球队战术以“摆大巴”为主,那么我作为主教练肯定会尽可能选择日本球员出场。但在需要发挥创造力和主动能动性的进攻这件事上,日本球员不占优势。

4. 此前镰田大地、远藤航、富安健洋都通过STVV成功前往五大联赛的俱乐部踢球,您怎么看待俱乐部在他们职业生涯中所扮演的角色?

比利时这个国家的规模,决定了比利时联赛不可能与欧洲传统五大联赛抗衡。因此俱乐部一直对自己的定位有着清晰认识。俱乐部在这些球员发展和转会的过程中,很好地完成了以下几点工作:

远藤航 富安健洋 镰田大地

1. 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在欧洲踢球和曝光的机会,这为他们日后转会至关重要。

2. 为他们提供了足够的比赛时间,这里是指有质量、有对抗的高水平正式比赛时间。

3. 帮助他们做好在高水平联赛踢球的战术以及思想双重准备,毕竟这些球员在日本经历的一切都与这里不同。

5. 比如镰田大地和富安健洋,他们来到这边一般会遇到什么困难?

最明显的困难,自然是沟通。不得不说,许多日本球员在前往比利时踢球前,英语能力极为有限。顺便提一句,大多数比利时俱乐部的工作语言是英语。这就是说,训练和比赛中,球员与球员之间,教练与球员之间都会使用英语。当然,来自不同地区的球员小团体之间会使用他们熟悉的母语。

不得不说,如果英语能力不达标,球员会很难在短时间内适应并融入当地,从而影响训练场和比赛场上的状态。举个例子,富安健洋刚到比利时那会儿,因为英语水平有限,他和当时的一线队主教练之间甚至产生了严重的分歧,这也直接导致他加盟初期无法获得稳定出场机会。

富安健洋

此外,在足球理念上日本球员和欧洲俱乐部也存在差异。以训练为例,日本球员太过注重体能训练。以前镰田大地(德甲的法兰克福)和富安健洋(博洛尼亚/阿森纳)总会在球队合练结束后,额外进行体能加练。以至于有一次镰田大地练得过猛,将自己练伤。

相对而言,比利时球员则会花更多时间,在“智力”部分进行提升。比如:反复观看视频分析师给自己的录像片段,和教练讨论战术,以及上俱乐部论坛阅读一些球迷反馈。

6. 在某些方面俱乐部是否会给予他们优待,以此帮助他们更好地提升呢?

由于比利时本身就有多达5国官方用语,因此俱乐部没有特意为国外球员提供语言课程。但老实说俱乐部对日本球员来说,确实存在优待。首先,俱乐部内本身就有大量日本员工,他们能帮助球员适应当地生活。其次,俱乐部为日本球员提供了一位全职翻译,其工作就是在训练场和比赛场上为存在语言障碍的日本球员进行全程翻译。

此外,俱乐部尤其注重日本市场的开发,会特意安排日语或懂日语的媒体对日本球员进行采访,并帮助这些球员在日本市场进行大量曝光。

对了,铃木优磨在加盟俱乐部初期,还特地从日本携带了一位儿时好友来陪伴自己生活。这位好友从不会缺席俱乐部的任何一场客场比赛,还会主动购买啤酒给同行的俱乐部家属或球迷分享。

铃木优磨好友(右二)

7. 队内的7名亚洲球员当中,您觉得谁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登陆五大联赛俱乐部的球员?

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铃木优磨和达尼尔·施密特,因为这两名球员在联赛出场次数较多,自然受到的关注也越多。

铃木优磨的能力已经有目共睹,作为球员还算年轻(25岁),因此有很大的市场开发价值。至于达尼尔·施密特,老实说他的技术特点和体型更接近于欧洲球员(“身材高大,但下地速度较慢”),因此也有可能登陆五大联赛的一支中下游球队。

8. 球队是日企控股,日本元素不少,在日本挑选球员的时候,咱们俱乐部有什么标准呢?

我不得不承认,足球世界中,人才供给和球员招募本身就是一件偶然性极大的事。我们在日本有专业的球探,但球探不可能总将最优秀的日本球员带到比利时来。球员转会是个很复杂的过程,需要完成多方利益权衡。

如果非要说俱乐部选拔日本球员有什么标准,我只能说:要通过我们日本球探、俱乐部管理层和主教练的多方筛选。至于什么样的球员更受青睐,我个人会更倾向于中后场球员。另外球员必须具有强烈的进取心,不能一遇到困难就退缩。

9. 如果来到球队之后发挥不理想,难免受到本队球迷的质疑,对于这一块俱乐部是如何去应对的呢?比如早前的富安健洋,他加盟后半年没有在一线队出过场。

俱乐部确实给了日本球员许多时间和耐心。富安健洋的确在加盟球队的前半个赛季没有得到充分的一线队比赛机会,但俱乐部始终对他的能力抱有充分信心。之后他的成功也是对这份信心的最好回报。

俱乐部的CEO是球员出身,所有日本球员挑选工作都由他亲自负责,我只能说:对于这些日本球员,日本团队比我们这些本土教练员了解得更清楚。

10. 很多日本球员加盟球队都是租借而来,圣图尔登是如何跟日本俱乐部去沟通,去让俱乐部放人留洋的呢?

在所有的球员交易过程中,俱乐部现任CEO立石敬之发挥了重大作用。以日本球员转会为例,立石先生本身在日本足坛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是所有转会能最终成行的重要因素。

和大部分俱乐部只懂商业的CEO不同,立石敬之很懂足球。他本身是职业球员出身,退役后又取得了最高级别的足球教练证书,之前担任过东京FC总经理,目前还兼任J联赛董事会成员,这些身份无疑为他在国内招募球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举一个例子,富安健洋900万欧元转会意甲博洛尼亚球队一事,看上去是一名天才球员的价值总算得到认可。但背后涉及到的人脉关系,商业利益,以及市场开发前景,都是圈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立石先生从事教练员工作期间,曾有大量时间在意大利进行培训和执教。在意大利,他人脉深厚。上赛季俱乐部能成功从国米租借两名球员,就是立石先生的人脉在发挥作用。2010年,长友佑都转会意甲也是他在背后主导。此外,目前STVV的球衣赞助商是Macron,也是一家意大利品牌。

长友佑都

职业足球仍是一项高度依靠人脉关系运作的行业。大部分外界以为的历史性举措或者改革,其实大多是熟人之间的资源置换。

11. DMM是2017年入住球队的,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才收购这家俱乐部的?

我并非收购俱乐部的日方代表,因此DMM当初究竟出于什么考虑收购俱乐部,我无法给出确切答案。

就我个人猜测,DMM入主STVV有以下四点原因:

1. 西欧国家的职业足球,任何时候都是一笔好买卖。平均每支职业俱乐部的资产估值,每5年能翻3倍。

2. DMM集团虽然目前贵为日本互联网龙头企业,但他们以售卖成人影视发家,因此很难在有“精神洁癖”的日本本土实现对于一支成熟体育机构的收购。

3. 他们敏锐地察觉到“球员加工”有利可图,并且做好这门生意,自己需要在欧洲拥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根据地。

4. 通过在西欧国家搭建一个商业平台,能助力DMM在日本国内进行更好地资源整合,从而帮助其他日本企业更好地进行品牌输出。

12. 为何DMM会选择购买比利时球队,而不是其他联赛的呢?

从足球角度考虑,投资比利时足球性价比极高。首先,几乎所有比利时俱乐部,包括传统三强安德莱赫特、布鲁日和标准列日,都以培养和买卖球员为主。相对五大联赛球队,球队收购成本较低。

其次,比利时没有严格的外援及转会限制,球员交易便捷。

第三,比利时联赛竞技水平高,虽然我们比不上五大联赛上游球队,但整体水平不低于五大联赛中游俱乐部。

最后,比利时足球发展前景乐观。关于比利时与荷兰顶级联赛合并的议题,双方始终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一旦成行,将必然冲击现有欧洲五大联赛商业格局。

13. 之后对于输送日本留洋的模式,俱乐部有什么样的规划,短期和长期是怎么样的?

只要俱乐部仍属于日本财团,我相信培养日本球员的模式,仍将长期存在。但这只是俱乐部未来发展的一部分,不占主导地位。

对于长期持有一家俱乐部而言,更重要的聆听和接受来自本土社区的意见。如果一家比利时俱乐部没有本地、本土球员,那么来自社区的反对声必将阻碍球队的健康发展。此外,一支长期依赖球员买卖而生存的俱乐部,无论从经营、竞技还是财务角度来讲,都不够安全。

14. 目前从输送五大联赛的球员数量来说,圣图尔登已经做得很好的,这样成功的模式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

STVV目前的商业模式并非日本独创,是比利时这个国家的规模以及联赛环境造就了它。日本老板只是看准了这一机会,让日本球员参与其中,仅此而已。

竞技足球,首要考虑的是竞技能力。因此我认为在这一点上,日本这个国家的整体足球水平是首要条件。不可否认,天才球员在哪个国家都存在。但一旦形成某种模式,必然意味着供应链需具备“长期”且“稳定”这两个条件。在我看来,亚洲目前有两个国家符合这一标准:日本和韩国。

15. 这样的模式对于其他亚洲国家比如中国,是否有可取之处?

这样的模式对于任何一个亚洲国家都有可取之处。但正如我之前所提,有“可取之处”并不意味着“可以操作”。根据我对亚洲足球的了解,中国目前在球员数量和质量上,都不足以达到“可以操作”的水准。

16. 未来会成为一种趋势么?会有更多的本国企业参与进来么?

事实上,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比如卡塔尔就已经在做同样的事,但和日本单个企业行为不同,卡塔尔是以国家为主体在进行类似投资。

目前在比利时甲级联赛(疫情后扩军至18支球队),卡塔尔已控股了一支名叫KAS Eupen(欧本,位于列日省)的俱乐部,并持续往俱乐部输送了一批年轻球员。可惜由于被输送的卡塔尔球员水平较低,目前大多只能在预备队担任替补。

如果仅仅将STVV的项目定义成“代培”,其实巴塞罗那很早就涉猎类似项目,他们服务的也是卡塔尔政府,别忘了,他们的赞助商曾经是卡塔尔航空。

另外据我所知,在丹麦有一支俱乐部名叫Helsinge Fodbold(赫尔辛格)的第二级别联赛球队也在一家美国公司接管后,专心做起了美国球员的培养和交易工作。

镰田大地曾对阵拜仁1传1射

若想了解更多日本队的消息,关于森保一、古桥亨梧、长友佑都、香川真司、长谷部诚的深度内容,移步西北望看台公众号回复“日本足球”。

作者:朱渊

(责任编辑:徐泽鑫_BJS4919)